爱穿高跟丝袜的美腿舅妈 -

来源:   发布时间:2021-02-01 14:33:24   浏览次数:0

  我自然欣喜若狂!搂住陈总的脖子又亲又啃,陈总也高兴的搂著我的腰和我接吻。

  亲吻了一阵,陈总来了欲火,他把办公室的门关好,急忙走到我的跟前一把把我按下去,我也跪在地上急急的解开他的裤链把他的鸡巴释放出来。

  陈总挺著鸡巴插进我的小嘴里,他用手按住我的头,用鸡巴猛插我的嗓子,‘哦!哦!哦!’我大大的张开小嘴,粗大的鸡巴头在嗓子眼里杵来杵去,弄得我直想咳嗽,可又咳嗽不出来。

  陈总插了一会儿,就把鸡巴拔出来,一下子带出了我好多唾液,一直流到地板上,陈总把我拉起来撅到办公桌上,刚扒掉裤子,我急忙说:“陈总,不行,今天不方便,咱们还是来后面吧。”

  陈总也没说话,急急的分开我的屁股把鸡巴塞进屁眼里,‘扑……哧!’粗大的鸡巴头进入屁眼的一刹那,我一激动,竟然放了个屁!

  只觉得一根火热的大硬棒塞了进来,只把屁眼插得要裂开似的,陈总在后面使劲插了几下,觉得屁眼里太干燥了,急忙拔出鸡巴,一把拽住我的头发,把我从办公桌上拉下来,大鸡巴对准我的小嘴杵了进去,紧接著又是一阵嗓子眼。

  直到我用黏糊糊的唾液把他的鸡巴润滑得油亮油亮的,他才重新将鸡巴插进我的屁眼里,‘啪啪啪啪啪!’一连串儿干脆的声响,我紧咬牙关尽量不哼出声来,肥嫩的屁股肉被粗大的鸡巴插动得肥肉乱晃,细嫩的屁眼竟然被插弄得‘吱吱’作响!

  “哦!哦!哦!哦!”

  陈总舒服得把鸡巴在我的屁眼里乱杵著,我一开始觉得疼,可后来逐渐放松了,不但不觉得疼了,反而渐渐有了快感!只觉得屁眼儿里也开始刺痒起来,如不用粗大的鸡巴好好通通还真就不行!

  我著急的往后尽量撅屁股,两支手也使劲的扒开屁眼儿,任由大鸡巴抽插,陈总见我来了感觉,更加用力的操著,左三十,右五十,粗大鸡巴一阵操动,陈总精关一开,竟然‘突突突’的把精液尽数的射进屁眼儿里!我也被射得哼了出来。

  ……

  高潮后,陈总整理好衣服,对我说:“丽丽,李主任那里你以后还要常去,他要是有什么要求你就尽量满足他,以后还有事情要他帮忙。”

  我一边用卫生纸擦屁股,一边点点头说:“陈总,您放心,我知道。”

  陈总走到我的面前,亲了我一下,对我说:“丽丽,我知道委屈你了,不过我姓陈的也不是忘恩负义的人,丽丽呀,以后不管发生了什么事儿,我都不会扔下你不管的,嘿嘿……”

  陈总睿智的眼神里闪动著复杂的表情,他看著远方,我总觉得他好像还有什么话没说出来,可我不敢问,也不想问,因为这样的生活我已经满足了。

  我刚从陈总的公司出来,一辆小轿车就停在了我的跟前,从车里探出一个圆圆的脑袋,我一看,竟然是常建。

  我笑著说:“常总,是您呀?您来找陈总?”

  常建见了我,笑眯眯的说:“哎呦,我说我眼皮直跳呢,原来遇见贵人了,丽丽小姐,你好呀?”

  我笑著说:“常总,您要是找陈总,他就在公司,您进去吧。”

  常建打开车门,示意我上车,我上了他的车,常建笑著说:“我本来是想找他的,可现在碰到了丽丽小姐,天大的事情也要放一放,难得这么好运哦……哈哈哈……”

  常建因为和陈总有生意上的往来,又是陈总的好朋友,自然也和我有一腿,陈总经常让我去陪常建,常建也是个玩女人的老手了。

  我刚一上车,常建马上吩咐司机开车,他一边和我说笑著,一边把手伸进我的上衣里揉弄起我的两个乳房来,我腻腻的说:“哎呀,慢点儿,今天人家不方便,刚刚儿陈总想要,我都没给,我真的不方便。”

  常建笑眯眯的说:“没关系,来,丽丽,咱们抓紧时间,前面不行,还有后面呢!自从上次走了你后门,我可是夜夜思念哦!”说完,常建已经把裤子褪下来,露出已经硬硬的鸡巴。

  我笑著打了他一下,说:“就你主意多!”

  说完,我低下头叼起他的鸡巴头猛唆起来,常建的鸡巴属于那种不大不小型的,硬度也够,鸡巴头经我一舔,马上油亮油亮的,从鸡巴头的裂缝中还流出黏糊糊的鸡巴水儿呢!

  我使劲的唑了两口鸡巴头,然后一边用手撸著,一边钻到他的裤裆里舔著他的鸡巴蛋子儿,常建舒服的哼哼起来,我一看差不多了,把裤子褪下来,弯著腰坐到他的大腿上,顺势将他的鸡巴塞进屁眼儿里,常建急忙搂住我的腰,屁股上上下下的快速运动著,我头顶著车顶哼哼起来:

  “哦!哦!哦!慢点!不!快点!使劲!啊!啊!使劲!啊!啊!……”

  常建一边紧紧的搂住我的腰,一边用力的操著屁眼儿,粗大的鸡巴顶进屁眼里,热乎乎的挺舒服,我身体往前倾,然后使劲往后坐,只听‘噗吱!’一声,用自己的屁眼深深的套弄一下常建的鸡巴,常建马上舒服的叫了出来,随后我连续的几下,常建浑身一哆嗦,急忙按住我的屁股开始射精了!‘突突,突突突’火热的精液彷佛机关枪似的射进屁眼儿里,我和常建都叫了出来……

  轿车再次回到陈总公司的门口,我从车上下来,常建对我笑著说:“丽丽,改天去我那里玩?”

  我笑著说:“好呀,你来接我,我就去。”说完,我关上车门,叫了辆出租车回家了。

  回到家,我洗了澡,坐在沙发上喝著饮料,心里盘算著:虽然不知道陈总他们和李主任在搞什么,但我总觉得不会是什么好事情,虽然为了能过上上流社会的生活我可以不惜一切,但我知道,什么好东西都要有命才能享受,如果连命都混丢了,那还谈什么生活。

  想到这里,我把这几年积攒下来的钱算了算,除了房子以外,其他可以卖的东西加在一起也差不多有三、四十万,有了这些钱,我心里多少有了点底,我心想:但愿我的想法是多馀的,但愿是……

  又过了几天,陈总给我打电话要我去李主任那里,还告诉我,要打扮得漂亮点。

  整整花了一个上午的时间,我好好打扮了一下,仍旧穿了那件旗袍,我来到李主任的办公室。

  今天是星期天,所有的工作人员都休息了,只有李主任还在办公室里,李主任见到我来了,急忙把我拉了进去。

  关好门,李主任拉著我的手坐在了沙发上,房间里满是烟气,看来他抽了不少的烟,烟碟里也放著一大堆的烟头。李主任淫笑著对我说:“宝贝丽丽,可把我想死了!那天你还逗我,今天咱们可要把帐算一算哦?嘿嘿。”

  我也腻腻的说:“哎呀,干爹!看您说的,我哪敢逗您呀,那天人家真的是不方便嘛,再说,您这这么忙,人又这么多,要是被别人撞见了,对您不好。”

  李主任也不说什么了,急忙把我的旗袍撩开,见我里面除了一双连裤的肉色丝袜以外竟然什么都没穿,李主任激动的叫了一声:“我的好 女!”把嘴贴在我的 上隔著丝袜使劲舔了起来。

  我也哼哼著把旗袍脱掉,李主任搬起我的一条大腿,用手摸著光滑的丝袜,轻轻的把白色的高跟鞋脱了下来,当他看到套著丝袜的小脚,竟然变态的张嘴就舔,把我弄得痒痒的。

  李主任近乎疯狂的抱著我的一支脚舔著,一边舔,一边闻,嘴里还嘟嘟囔囔的说:“好香!好香!哦!……”

  我一边用手揉著自己的乳房,一边看著这个将近60岁的老变态老色鬼,心说:要不现在社会这么乱呢,连这样的老变态老色鬼都能当官了,虽然我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可我都觉得真有点不可思议了。

  李主任舔够了我的臭脚,站起来,迅速的脱掉衣服,因为年纪的关系,他的肚子已经隆起,胳膊和手臂的肉也都下坠,我还从来没见过这么丑的裸体男人,心里直 心。

  可是没有办法呀,谁让我就是干这个的呢?我还装做喜欢的样子,跪在他的脚下叼著他的鸡巴头吮了起来……

  (下)

  果然和陈总说的一样,李主任还真是有点‘那个’,而且我觉得他今天好像很‘那个’,在我小嘴的精心照料下,李主任的鸡巴很快就向我‘致敬’了,涨得饱满的鸡巴头从裂缝中流出黏糊糊的淫水,都被我卷进小嘴里吃掉。李主任舒服得哼出了声音,低头对我说:“丽丽,哦!真舒服!哦!……嘶……哦……”

  李主任拉起我,他坐到沙发上,我分开大腿骑到他腿上,和他面对面的操,李主任把鸡巴头塞进我的 里,一口叼住一个乳头大力的吸吮起来,我一边上下的运动著,一边浪浪的叫到:“哦!快!使劲!哦!……加油!……快!……”我们用力的动作把沙发摇晃得‘吱吱’的响,只有那挂在我一条腿上的肉色丝袜在空气中飘舞著。

  李主任一口咬住了我的小嘴,两支手捏著我的乳房,大鸡巴使劲的操著 ,汹涌而出的淫水让我们的结合部非常的润滑,随著动作‘滋滋’作响,随后,李主任让我躺在沙发上,他用力的分开我的双腿,高高的用手举起,粗大的鸡巴再次进入。

  ‘噗呲!噗呲!噗呲!……’一连串干脆的响声过后,李主任拔出了鸡巴,然后他抓住我的头发把我的脸拽到他的鸡巴跟前,我‘嘤咛’一声,小口一张,李主任顺势将鸡巴塞进小嘴里,‘不……’我含著他的鸡巴猛舔,直到把他鸡巴上的淫水完全吃掉,李主任这才再次操了起来。

  他一边动作著,一边喘息著说:“哦!……宝贝!……真爽死了……哦……太……太浪了!……哦!……”

  突然,李主任一阵快速的动作,我知道他快要出来了,急忙装作浪浪的叫了起来:“啊!啊!我要来了!啊!……快!……”李主任眼睛猛睁,浑身的肥肉乱颤!突然大大的叫了一声:“啊!”巨大的屁股冲著我的裤裆里使劲的撞了两下,我只觉得 里一阵发热,李主任射精了。

  ……

  高潮过后,李主任肥硕的身体轰然倒在沙发上,大口大口的喘著粗气,圆鼓的大肚子一上一下的,我看著他的样子,心里只觉得 心,心想:真糟蹋了自己这好身子,让这么个又 心又丑的老东西上了!

  可想归想,我还要强装笑颜的趴进他怀里称赞他的能力强,“哎呦,干爹,您可真能干呀!我可是好久没这么爽了!我真崇拜您哦!”我笑著说。

  “哎呀!不行喽,老喽!”李主任一边喘息著一边说,他拍了拍胸脯,满脸神气的说:“要是放在我当年,哼!一次下来,没个一个钟头根本不成!当年我回家探亲的时候,跟你干妈一宿一宿的干,最后把我干妈都干休克了!嘿嘿!那叫爽!”

  我心说:老王八!你就吹吧!你!

  我笑著说:“我就知道您当年的神勇!现在还是宝刀不老呀!”

  李主任听完‘哈哈’的笑了起来。

  我一边和李主任说笑著,一边用手摆弄他的鸡巴,本以为他不行了,可摆弄了一会儿,那根老鸡巴竟然又挺了起来,我真纳闷,一个将近60岁的老男人竟然有这么强的性欲!

  李主任看著自己硬起来的鸡巴,有点自得的说:“看来我这件宝贝不放过你哦!哈哈!”

  李主任把我按到沙发上,屁股高高的撅起,他分开我的屁股,看了看屁眼,高兴的说:“丽丽,干爹可要跟你算算上次的帐哦?”说完,鸡巴一挺,瞬间消失在我的屁眼儿里,我大声的浪叫起来:“哦!哦!哦!”李主任索性趴到我的后背上,屁股使劲的顶著,嘴里嘟囔道:“哦!真紧!爽!”

  ‘啪啪啪啪啪……’大腿拍打在我屁股上,李主任一下下实在的操著,柔嫩的屁眼儿被他的鸡巴翻来覆去的抽插著。

  李主任一使劲,连根插入,然后猛的拔了出来,他抓住我的头发,把我的脸拽到他的鸡巴跟前,我立马闻到一股臭味儿,李主任大声的说:“来,把小嘴张开!”我刚想说话,一张嘴,李主任顺势将鸡巴插进来,我被迫无奈的吸吮著刚从屁眼儿里拔出来的鸡巴,‘吧唧!吧唧!吧唧!……’我一口口的舔著鸡巴上的东西,李主任满意的笑了。

  直到他的鸡巴被我舔得崭新,李主任才再次将鸡巴插入屁眼儿操了起来,就这么操一会儿舔两口,操一会儿,舔两口,在这个盛夏的下午,一个美丽的女人被一个变态的老色鬼任意的玩弄著。

  ‘扑哧!’李主任再次把鸡巴从屁眼儿里拔了出来,他一屁股坐在沙发上,一边喘气,一边拉过我,我跪在了他的双腿间,我一低头,李主任把鸡巴塞进小嘴里,双手按著我的脑袋使劲的动著,我用小嘴套弄著他的鸡巴,李主任突然一颤抖,在我的小嘴里发射了。

  ……

  整理好衣服,我坐在沙发上,李主任点了一根烟,乐呵呵的抽著,对我说:“丽丽,回去告诉你们陈总,这次我可多谢他了,他的事情让他放心,我都办好了。”

  我笑著看了看李主任说:“知道了,我一定把话传到,如果没什么事情我就走了。”

  李主任点点头,我起身告辞。

  离开他那里,我首先给陈总打电话,把李主任告诉我的话原原本本的说了,陈总听完沉默了一会对我说:“丽丽,以后你要常去李主任那里,多去几次没关系。”

  我说:“我知道该怎么做,只是你别扔下我不管就成。”

  陈总说:“丽丽,我不是那种人。”

  ……

  近两个月以来,我几乎天天找李主任,几乎成了他的私人用品,李主任也在我周到的服务下开始‘减肥’起来。

  眼看就要到重阳了,这天下午,我再次来找李主任,出租车刚到‘国土资源部’门口,我一眼就看见一辆写著‘检察’的警车停在门口,我心里就是一动,没下车,又重新坐回出租车里,也就呆了10分钟,我突然发现两个警察正夹著李主任从办公楼的门口出来,他们径直走向警车!

  我心想:坏了!出事情了!怎么办!

  想到这里,我一边吩咐司机马上调头开车,一边拿出手机拨了陈总的电话,可除了蜂 声以外根本没人接听,我心里马上凉了半截,急忙坐著出租车来到陈总的公司。

  陈总公司所在的写字楼里一切还是一如既往,根本看不出有什么异常,尽管如此,我还是很小心,慢慢的走到陈总的公司所在的5楼,楼道里静悄悄的,好象没人,我推了推几个房间的门,果然被锁上了,就在这时,突然从那边传来阵阵的脚步声,我心里害怕极了,急忙向楼下跑去……

  在回家的路上,我坐在出租车里,脑子飞快的转著,想著下一步的对策,看来是出大事情了!事情来得如此快!竟然在事先我一点先兆也没发现!看来我必须马上脱身,陈总看来是跑了,这个王八蛋!满嘴义气!刚出了一点事情比谁溜得都快!王八蛋!王八蛋!

  车子停在公寓门口,我小心的前后左右的看了半天,没有什么陌生人和陌生的东西刺激我,我下了车。

  到了家门口,我掏出钥匙,打开门,然后飞速的关好,直奔卧室!

  刚一进卧室,只听里面一个男人的声音响起:“你回来了,丽丽。”

  这个声音真真把我吓了个半死!我惊叫一声瘫软在地毯上!男人急忙走过来搀扶起我,我一看,竟然是陈总!他没跑!却跑到我这里来了!

  陈总的表情很冷静,甚至是面带微笑,我惊未定,张口结巴起来,说道:“陈……陈总,李主任……他……他……”

  陈总用手 住我的小嘴,靠近我的耳边小声的说:“丽丽,别说了,我都知道了,李主任完蛋了,我们也完蛋了,不过,李主任完蛋是被枪毙,我们完蛋是要开始新的生活,你现在不 要明白,我带你走,马上!”

  这一切来得太快,虽然我的脑子不笨,可也只想到个大概的轮廓,陈总通过我,用肉体和金钱买通了李主任,肯定做了什么惊天的大事情,然后李主任犯案了,陈总要带著我跑路!

  我看著陈总,痴痴的说:“陈总,你真要带著我走?”

  陈总很冷静的点点头,微笑著说:“丽丽,我早就说过我不会扔下你的。”

  说完,陈总低头看了看腕子上的手表,对我说:“丽丽,现在咱们必须马上走!马上!”

  我急忙说:“我还要整理东西,等等好吗?”

  陈总一皱眉,对我说:“没时间了,丽丽,快走吧,那边我都安排好了,什么都有,快走。”

  我虽然不知道陈总说的‘那边’是哪里,但我知道,那里肯定是个安全的地方,很远的地方。匆忙中,我只带了两样东西,一是陈总送给我的那个大钻戒,二是我特别喜欢的那件大红色旗袍……

  一个小时后,我和陈总已经坐在了飞往马来西亚的国№航班上,听陈总说,我们到马来西亚以后还要转机,最终的目的地是加拿大!天呀!我坐在座位上只觉得眩晕!简直不敢相信!

  我一个小小的吧台小姐,混来混去,竟然混出了国!虽然前途未卜,可这一切已经足够了!

  连我做梦都没想到过的事情,现在竟然成为了现实!我心情简直激动死了!

  飞机准时起飞,第一次坐飞机的我,在飞机起飞的那一刻紧张得简直快叫了出来,多亏陈总抓住了我的手才使我安静下来。

  慢慢的,我从激动的心情中平静了下来,忽然又想到了许多事情,父母、亲戚、姐妹、朋友、小时候的家乡、同学、老乡……啊!我离开了,而且很可能是永远的离开了!

  想到这里,我再也按奈不住,眼泪一下子涌了出来……

  陈总掏出手绢递给我,对我说:“丽丽,我知道,这么做很残忍,让你永远的离开,但你要知道,你和我一样,我不能看著你不管。”

  我看著陈总的眼神,温顺的躺进他的怀里,对他说:“我不后悔,我知道,这个世界上对我最好的人就是你。”

  陈总摸著我的头发,对我说:“丽丽,以后你就跟著我,我们将开始新的生活。”

  我点点头。随后我又问他:“对了!许老板呢?常建呢?他们会怎么样?”

  陈总冷冷的笑了笑,说:“他们?丽丽,你没听说过吗?生意场上没有真朋友,所有的人都在利用别人,也都在被别人利用,他们利用我赚了不少黑心钱,可没想到,我那是故意给他们点甜头,他们,包括李主任,在我的计划中不过是我的棋子,仅仅是一颗棋子,如果你真想知道他们的下场,我只告诉你一个字:死。”

  我无言的看了看陈总,扭头看著眩窗外面的景色,恐怕已经出了国境了吧,这时,我想到:我又何尝不是陈总的一颗棋子呢?陈总,陈总你又何尝不是贪欲的一颗棋子呢?

  我们都是棋子,贪欲的棋子……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
共4条数据,当前4/4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