婶子要离婚 -

来源:   发布时间:2021-05-15 17:04:21   浏览次数:0

家花没有野花香。我叔在外面又找了一年青的女人,在外面租房同居了,我的婶子就成了孤家寡人。上个礼拜天,她丈夫倒是回来了,一纸离婚协议扔在桌上扭头就走。离婚对她又是个不小的打击,结婚多年又没生下一男半女,的确,有苦难言。

   这天我回家就问:“婶子,我叔呢?”

   婶子气哼哼地回答:“死啦!甭打听他那个王八蛋。”

   她的脸色铁青,像染了层霜,冷冰冰的,手里的铝盆没地方放,咣当一声扔在了水泥地上,然后大屁股往床上重重的坐下,抄起扇子就煸。

   我知道是因为什么,嘻嘻一笑,将铝盆拣起放在一旁。冲她说:“我又不是他,干嘛冲我撒邪火呀。”

   真是的。俗话说的好,远亲不如近邻,再说还是自己的婶子,一个院住着,彼此相当熟悉。何况她又是看着我长大的,比一家人还亲,我也没在意,看她生气,我回身想走。

   “你给我回来。”大概是瞧见了我手里拎着药盒,她的口气缓和了许多,长叹一声,身子往后一仰,把自己扔在了床上。

   其实我也挺同情她的,不时会主动的替她买药和干家里力所能及的事。也许是因为我们之间过于熟悉的缘故吧,反正她在我面前几乎没掩饰过自己。用句比较流行的词形容,那就是常常的春光外泄。

   三十多岁的年纪,正是女性发育最成熟的鼎盛时期,别看她容貌平平,但体态却相当招人眼热。匀称,曲线清晰,每逢在家时,她总是喜欢穿一件男式的大背心,丰挺而饱满的乳房以及那朝上翘起的奶头轮廓时而明显时而朦胧,很是耐人寻味,将及大腿根儿的背心既不能遮住光溜溜的腿也不能把最隐密的羞处藏起,所以,我常常有幸一睹为快。薄尼龙的三角裤衩仅一层又窄,几乎兜不住那高耸肥厚黑毛稠密的阴户,不是大部份阴毛露在外面就是裤衩中间那段深陷肉缝里,大阴唇之鼓胀,小阴唇之硕长和翻卷,岂止一次映入视线,当然是在她午睡的时候啦。

   此时,旧景重现,躺着的她好像故意似的叉开了大腿,被裤衩紧绷的阴户正对着我,目光停留之处,透过薄尼龙,隐约可见那挤成一团粉红色的阴唇,我心不禁怦然。

   “哎,亲爱的小婶子,你那个后门好了没有,还用不用再抹点儿药膏呀?”想当初她患了痣疮时疼得无法忍受还是我送她去的医院,只看了一次就再也不去了。

   原因很简单,怕人瞧见下面,宁可让我帮着在家换药,好像我不是男人似的,虽然本人今年才十八岁,但也是个大小伙子了,什么不懂啊。话没挑明了,但实际上却是给了我一次又一次大饱眼福的机会。

   “院门插上了吗?”她没回答而是反问道。

   “当然,这院里就咱娘儿俩,哪次你见过我出来进去不锁门的,你不是告诉我的吗,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呀。”

   自从妈妈单位分了楼房之后,她们都去楼上住,这儿的两间房就理所当然的归了我。名义上是准备我将来结婚用的,我又贪玩,不愿受约束,怎能不乐意呢。当然啦,我也有自己的打算,婶子就是我的首选之一。因为她太招我了,似无意又似有意的裸露常令我暇想菲然,不把她拿下,我都觉得对不住自己,何况她需要什么,我心里清楚极了。

   “那好吧,又得麻烦你了,正好我刚洗完澡,帮我好好看看是不是好了,反正这几天不疼也不痒痒了。”说罢,只见她侧过身撩起背心,大屁股蹶了过来。

   “真懒,自己不会脱裤衩呀,又让我……幸亏没别人,要不然好像咱俩怎么着了似的。”想偷情就得动心思。话不能说的太直,但意思得表达出来,此乃投石间路,试探她的反应如何。

   每次换药,她都这付摸样,且不提没把我当外人看待,裤衩往下扒多少或者全脱了,她也没意见。悉听尊便,根本不把裸露当回事。

   我估计这种忙谁都乐意帮,而这种机会又可遇而不可求。非是我的艳福不浅,一个女人肯把阴部展现,意味着什么,不言而喻。如果说她招我,一点儿都不冤枉。

   她太缺了,不是缺德,而是缺人爱……

   略略抬起屁股,让我把裤衩扒下,接着一扭腰,她那个几乎搂不过来的大白屁股便蹶起,两腿叉成了八字形。

   一览无遗,绝对正宗的一览无遗!附在大阴唇两侧的阴毛细密柔软,簇拥在耻骨的那一片阴毛则黑粗油亮,占据了一半位置的阴蒂己经勃起,差不多有半根香烟那么长,阴蒂头晰白浑园,最可爱的当属那两片粘在一起因充血而鼓胀的小阴唇,粉红湿润。泛着一股女性极柔极软的迷人肉色,如果将其抻直,怕没有三寸之多那才怪呢。女人拥有如此肥厚的肉辩儿实在少见。不是我孤陋寡闻,女性的阴户见过不少,特大的阴唇还没有机会一睹风采呢,只有在这儿才能令我一饱眼福。

   奇怪的是,一条手帕的一角露在阴道口处。稍一琢磨,便明白了。要知道我这个不大的人对女性的生理构造颇有研究,正常的阴道虽然也是湿润的,无须擦抹。

   但人一进入亢奋就不同了,因剌激产生的淫水儿特别丰富。我猜她刚才十有八九自己折腾自己,没错,不然干嘛塞上手帕?

   淫水儿是滋润阴茎的产物,看来今儿我好有一搏了。多日的梦想既将变成现实,心跳骤然加快。

   就在这时,俯身朝下的婶子笑出了声儿。我知道她为什么突然乐,说出来再简单不过,我的大裤衩已经支起了帐篷,条件反射,正常的生理反应,阴茎见到了喜欢的地方,怎能不兴奋?她瞧见了,我也没辙。老二不听指挥。

   且不琢磨娘儿俩之间的关系到底能发展到什么地步,她乐她的,药还得上。

   不过,一边欣赏这肥美成熟的阴户,一边帮忙,我心里比她更乐,不听话的阴茎硬就硬了呗。正好有一比。她用裸露的肥宓招我,我就用裤衩遮挡着阴茎向她发出无形的挑战,看谁先绷不住劲。

   拿起一根棉签儿,我装模做样的伏在她光溜溜的大屁股上,轻轻扒开了紧缩的肛门,用棉签儿拨开那块儿有点儿碍事的息肉,试探着往里捅。看阴唇,捅屁眼儿,也算是一种很难得的享受,彼此很可能心照不宣了。

   棉签儿探进肛门少许,立刻引起了她本能的反应。那肛门一张一缩,牵扯着阴道口也频频拱动。更他妈的(不良词语)撩人!我忍不住下意识地贴紧了她。

   未经允许不敢摸,但直挺挺的阴茎却在无形中向她的脸靠近。甭看也知道勃起的阴茎己经把宽松的大裤衩挑起了不小的空档儿,她准瞧得见我那具与众不同的庞然大物。吸引的本身就是诱惑!

   “哎,前儿跟你一块儿回来的那个姑娘是你的女朋友吧?我瞧见了,人还行,长的挺漂亮。”

   “别瞎猜,人家是我们单位的团支部书记,漂亮有什么用,早就有主儿了,没我什么事。再说比我大好几岁呢。”我一边搭讪,一边将鼻子凑到阴户处,俨然一付认真察看的意思。其实是想闻闻她的宓什么味道。

   “哟,着急啦,赶明儿我给你介绍一个,怎么样?”

   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见云。一股熟悉的气息扑面而至。之所以说熟悉,那是因为这股淡淡的又极具有诱惑力的气息唯独能从女性身上闻到。我以为她三十多岁的人了,未必还会如此香艳。殊不知竞出乎意料之外,不禁越发激动。

   扔掉棉签儿改换手指,旋转着徐徐插入肛门摸索和探弄。我己经忘了应该上药,竞惦记玩了。

   另一手也不闲着,捏着手帕就往外拽。

   “怎么,不乐意呀,哎,别拽,里面太湿了。”听这话的口气,俨然妻子对丈夫似的,看样子我就是摸了她的阴唇或把手指头插进去一杵为快估计也没意见。

   心念一动,就在湿了一多半的手帕既将完全退出阴道的瞬间,她的手伸了过来,抓住我的裤衩就往下拽。

   “坏小子,你就淘气吧,娘儿们的什么事都管,那就帮我擦擦吧,甭假装正经,你也给我脱了吧。我知道你特想看那儿,是吧,那就扒开了仔细看个明白,反正又不是头一回。哎,看完了你可得好好的跟我说说,哎哟我的妈爷子,你这小子的鸡巴咋长了这么大的个儿呀。”她的这番话对我来说简直就是一道圣旨!

   一语定音,不但挑明了,而且可以让我为所欲为了。

   下身一紧,阴茎被她牢牢握在了手里。怦的一声,她歪到了床里。似躲闪又似招惹,攥着阴茎不撒手,目光如水,柔情无限地望着我,一切的一切尽在不言中。

   真是此地无声胜有声。只见她缓慢叉开大腿的同时,另一只手掀起了背心。

   几乎赤裸,几乎完全展现,就差把背心脱下来了,她的所有一切尽收眼底,什么意思,还用解释?

   色不招人人自迷,何况她己发出了召唤,何况我又是个血气正旺的大小伙子。

   扑上去,刻不容缓!抓住了那对儿白胖丰挺乳房,浑圆殷红的奶头纳入口中,我贪婪地嘬咬着,将她压在下面。

   她在笑,笑的十分开心,笑的又是那么的感人。

   “我呀,就知道咱娘儿俩早晚有这么一天,你小子惦记我也不是一天两天了,是吧?傻东西,干嘛不早言语一声,非得让我说出来才敢。真是的,其实你也知道我身边没人就睡不踏实,瞧它硬的这样儿,憋坏了吧?那就来吧,婶子让你操,咱俩都出出火,啊。”这几句话更中听,更悦耳!其实我早就等不及了。

   她终于松了手。心急如焚的我紧嘬着硬挺的奶头,立刻顶了下去。也许是太着急了,第一下没对准,顶到了阴蒂,接着向上一滑龟头偎进稠密的阴毛丛中。

   “啊……”一声轻唤。也不知是顶疼了她还是顶痒了,她的手再次伸到了下面。

   稍做调整,她又帮忙扒开阴唇将龟头偎进阴道口,配合默契,瞬间,硬挺的阴茎立刻长驱直入钻了进去。

   女人都喜欢大鸡巴,越大越不嫌大,而且十分乐意。

   年轻的姑娘也喜欢,只是刚开始都有点儿怕。

   区别很简单。但给享受她的男性来说,感觉完全不同。对姑娘,首先你得悠着劲儿,试探着往里杵,等她适应了你特有的粗壮和硕长之后,你才能真正的痛快。

   对成熟的女人,尤其你面对的又是一个特别饥渴的女人,完全用不着担心你会杵疼了她引起不舒服的感觉,你可以玩命。

   此乃经验之谈,绝非胡扯。因为感觉十分明白,婶子就是这么一个对性生活不仅有着相当强烈的渴望,而且贪欲成痴的女人。

   只一下就插到了底!她没躲闪反倒奋力挺起阴部迎合,所以阴茎进入她的体内十分顺利。就在阴茎的根部与那柔软的阴唇吻在一起之际,阴道口从外到里顿时出现了一阵明显的收缩,似攥,似卡,似嘬吸,似肉钳一般,紧接着身子泛起了波浪一样的涌动。简直神了。

   “想要吗?”我搂着她急切地问。

   “不想,多玩会儿,然后再要,你,你可得把我弄舒服了才行,要不,要不然我就饶不了你。”她的呼吸己然急促,也搂着我用撒娇的口气央求,仿佛眨眼之间恢复了青春,眼神都直了。

   四目相视,近在咫尺,心有灵犀,不约而同。搂紧了,嘴也像抹了胶似的粘在一起。四唇相贴,她率先把舌头吐了过来。求嘬求吻比我还急切。

   两脚蹬床,使劲儿挺阴上迎,并且扭动不己。论经验老到,她堪称第一。吸引和诱惑之巨大根本容不得我多想,一鼓作气,津津有味儿嘬着她长长的软舌头,我的劲头也不小。

   缓而有力,一刻也不停留,继续奋进!

   龟头似乎越过了子宫,还有一点儿没插进去。她就是使劲儿夹得再紧也挡不住我强有力的进攻!

   阵颤由蒙胧渐至清晰,所用的时间极其短暂,她呻吟着渐渐绷紧身子,刚插进去就上劲来了情绪,未免太快了。

   “快,快呀,快动弹,受不了了,啊……”五指尽张,狠狠的掐入我后背肌肉。

   的确,她上劲了!及时的给予莫过于此时此刻,我抽出阴茎,狠狠的又杵了进去。阴户无遮无挡,正适合自由出入。

   她憋了多久,我不清楚。但急切的需要通过表情和动作明明白白,不把她喂饱了灌足了,肯定不让我下马。

   充沛的淫水儿随着抽送很快滋润了阴茎,咕叽咕叽的水音儿一经响起,她的情欲越发高涨。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
共2条数据,当前1/2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