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主病女友和她哥哥的深夜口爱画面 -

来源:   发布时间:2021-06-04 21:22:20   浏览次数:0

  我大三交的女友叫缈萱,19岁,身高158,体重45kg,身材匀称而有一点丰腴。因为不爱运动,即使身材娇小却有特别丰满的臀部和大腿,腹部也有一点肚腩,但懂得靠衣着来修饰,和朋友说她脱了衣服是蜜大腿类型的他们根本不信;胸前也只有B而已,像两颗小馒头,好在这点我不是特别在乎。

  不过她的脸蛋倒是生得非常好,有张完美的鹅蛋俏脸跟水汪汪的大眼睛,脸型是古典美女型,皮肤有好好保养,嫩白而有光泽,出门很有面子。

    交往前觉得缈萱很活泼很好聊,但交往后才发现她的性格其实很公主,很爱面子,对生活懒懒散散,总是觉得自己很聪明实则糊涂。开口呢,都只爱聊自己的事,最喜欢的话题就是自己的哥哥,三句不离我哥怎样我哥怎样,但如果调侃她兄控,她是会真的生气的。

  她对性爱也不是很热衷,虽然不至于无法沟通,但常常是三催四请才勉强用手口处理,态度也蛮消极。自尊心很强,刚开始亲密接触时常常说「我的第一次要留到结婚之后才要用」这种鬼话,不难想像当初我把她弄上床花了多大精神。

  每次放假回台北家她就会很难联络,一天只回一两次讯息,理由是家人不喜欢她一直滑手机。有一次约了晚上视讯,她却说哥哥在她房间没办法,一定要取消,我们因此吵架。后来她把哥哥请回了房间,但也跟哥哥起了冲突,她也怪回到我身上。此事无论在哪一方都不愉快收场。

  直到有一次因为放假分开太久,要求她视讯给我解解馋,她答应了但也只是掀起上衣敷衍一下就收尾,而下半身就死活不给看。当时拿她没办法的我也只好有什么菜就配什么菜吃。

  那天完事后,她很快去梳洗就关灯上床睡了。我也就自己开始打电动;但一个小时过去,耳机一直传来杂音,我切出来看一下,发现是我女友的电脑没有关掉,视讯还开着,画面看起来黑蒙蒙但一直有窸窣声。

从画面看过去就是女友的床,床尾对着门口,侧面对着镜头,缈萱裹着棉被看起来是正躺着,但门边有个黑影缓缓往床边靠过去,没有开灯无法看清,只能影约辨认是个人。

「你睡了吗?」听得出来是个男生,黑影三步并两步跨上女友的床缘,弯着腰,双脚跨过中间的棉被跪在床上,动作模糊不清,看起来是摇醒了睡着的缈萱。

  「梅(妹)欸~你睡了吗?」听起来是我女友的哥哥,印象中他大我一两岁,但很幼稚又宅,不擅长社交,也没交过女朋友。

  「干嘛啦?」女友不耐的从耳机里声音传来。

「我刚刚跟学姊去约会,现在好硬,你赶快帮我弄一下。」女友的哥哥小小声用气音说着,但此时麦克风的收音连一点点衣服布料摩擦都听得一轻二楚。
  
  「我不要。」女友提高了声音:「你自己弄啦。」

  「吼,快点啦,我明天载你去车站啦。」声音一时静了下来,只剩女友不耐的吐气与她哥哥厚重的呼吸声。

  半响后,我女友点开了床头灯,只见女友的哥哥两腿跨在她身体两侧,下半身往床头挺,宽松的裤头明显隆起。
 
这是我第一次看到女友的哥哥,以往都是在脸书上看到,身高看起来跟我不相上下,也是180左右,一头乱发,样子瘦瘦宅宅的,当下我不知道他要做什么,只觉得心中莫名的紧张,我立即按下麦克风的静音键以免发出声音。

  黄色的灯光照着女友那副精致的脸蛋,一双月儿弯的眼眸微张,皱着眉,不耐烦的从棉被里抽出一只手来,按在了哥哥的裤档上。

  「我只用手喔。」缈萱说着,这句话平时也很常对我说,我立刻惊得心跳漏了一拍,脑筋打结,楞楞的看着萤幕上的男女。

哥哥点点头,妹妹便把手伸向他的裤头,从他的裤档掏出硬挺的棒子,四根细长的手指握紧了哥哥的阳具,缓缓上下套弄,女友的哥哥则是一副太久没打手枪的样子,笑歪的嘴脸挂在脸上,一派轻松的挺起下身让妹妹做着性服务。

  我惊得不知如何是好,从以前我就一直不满女友与哥哥过度亲密,没想到他们真的有这种乱伦之事,并且从她哥哥说的话听来,这也肯定不是第一次了。

来回搓了几分钟后我感觉有些异状,女友的手上下紧握没有停过,通常这时得适时放松力道才不会太快缴械,但她开始像交差一样随便的用力上下套弄,一直用力撸着哥哥下身的管子,另一只纤细手掌则用掌心按压管子前端的冠部。

  「妹,用嘴巴啦。」

   我心想缈萱肯定不会配合,平时要她用嘴巴总是各种扫兴拒绝的。果然她摆出不情愿的脸,用足以令人倒阳的语气说着:「我.不.要。」哥哥听了之后沮丧写在脸上,也不敢再造次。

女友看了哥哥的样子似乎很乐,一手握着胀红的棒子,另一只手用食指指甲轻轻刮着肉棒的外缘与顶部,眼睛直盯着哥哥的表情,看似要挑战他的忍耐力。

「吼...乖啦,我明天帮妳洗碗啦,像平常那样吸就好了。」哥哥边说,一手包覆妹妹肉棒的手用力上下套弄,好像深怕她把手放开似的。

  妹妹想了一下,笑着伸出三根手指说:「你要帮我洗三次碗,而且你要自己动。」
  她哥哥眯起眼睛笑着秒答:「好好好,快点,嘴巴张开。」完全是精虫冲脑的状态,模样就像个痴汉。

  女友端庄的面容露出一抹贱贱的笑容,一副「赚到了」的表情。她闭上眼睛张开小嘴,用食指指了指喉咙深处「啊」的示意哥哥将阳具放入,简直淫荡得不行。

我从没见过我女友如此淫猥的模样,想到女友竟然会为了洗碗这么小一点事就出卖自己的贞洁,心中各种情绪都混杂在一起;每个男人都希望女人们都骚贱一点,但却又想要另一半只对自己疯狂,而且从他们的对话隐约可以感觉这种事发生很多次。

我接着回过神来看,只见女友躺平在床上抬头等待着,她哥哥则倾身往前伏,双手贴在床头的墙上,下身往下一挺,毫不客气(我想若是我自然也不会客气)将肉棒送入妹妹嘴里。此时镜头就看不那么清楚了,只能看到女友的小脸贴着哥哥的胯下,哥哥则紧贴着往前后挪移,像打桩一样,把妹妹的嘴当成自慰器来用。

  看见这一幕,我不自觉的开始触摸已经硬挺的小兄弟,我从没见过女友做出这种淫荡的挑逗举动,心中有着愤慨,却也有种像看A片一样的兴奋。

  我不禁开始想,我女友给哥哥口交究竟算不算出轨?说出轨呢,看起来他们也不像有爱情成分,说不是出轨,但又做了这种事。我的思路渐渐纠结,想不出个所以然,只好继续看着事情发生。

一阵前前后后之后,缈萱的哥哥用手架着她的腋下,将她从棉被里拉了起来靠着墙坐在床上,女友穿着粉色的棉质冬季睡衣,身材可说是完全不可见,可以说是可爱,但和性感沾不上边。

他双手捧着我女友的后脑勺,用肉棒来回捣着她的嘴儿,女友则抱着哥哥的大腿来固定头部的角度,水声随着肉棒进出「噗叽噗叽」的,不知是不是口水从嘴里流出来,从画面上当然是看不到的。

  「喔,好舒服,妳用力吸。」

  「嗯?」女友含着肉棒表示不要,接着缓缓吐出来,嘴里因为真空发出「啵」的一声。她说:「我说过你要自己来的喔。」说完又把哥哥的阳具没入口中,让哥哥能继续爽。

哥哥继续摆动下肢顶着,但好像不得要领,一边顶着妹妹的小嘴一边又用苦苦哀求的眼神示意妹妹帮忙,但妹妹索性闭起眼睛装作没看到,把手背在背后,一副「要睡了你自己来」的样子。
  他开始缓缓挪动臀部,让肉棒像捣麻糬一样在妹妹的嘴里绕圈,妹妹则像被肉棒控制的精致娃娃一样,随着肉棒绕圈,像在做颈部绕环的伸展操一样。
  
  缈萱用手拍了一下哥哥的大腿,嘴里含着东西抗议道:「唔要闹啦!」
  「那妳要帮我嘛,不然要弄很久喔。」

「你...你想怎样?」我女友迟疑了一下,我知道她真正做爱时其实是半S半M,喜欢被命令,也喜欢被予取予求,淫荡起来时也会挑逗我用她想要的方式做爱。

  「给我看小穴。」她哥哥大言不惭道,只差没把口水给滴出来。

女友闻言抬头故作思考了一下,一边用右手捏着裤头作势往下拉,让我与哥哥同时看见嫩白的大腿根与裤子下的白色厚棉内裤,并出言挑衅道:「你很想看喔?」他哥哥则点头如捣蒜,兴奋的几乎说不出话。

女友慵懒地躺下,用手指指要哥哥跪下,接着将两只脚搭在他肩膀上,照着哥哥的意思把裤子连着内裤拉到了膝盖上,但又用另一只手放在腿间不让对方看。从女友哥哥的视角八成会看到一团棉裤,而从镜头的角度,我只能看到大腿外侧与白花花的屁股蛋。

此时女友的哥哥雄性大发,一把拉下妹妹膝盖上的裤子,扔在床上,另一手激动的撸着管子,想必是已大饱了眼福,而我横竖是看不见的,只能盯着女友的屁股猛瞧,好像用棉花棒搔痒一样骚不到痒处。

  「啊!」女友稍微吓了一跳,两条粉腿赶紧夹紧,但一会又顺从的打开,让哥哥恣意观赏自己的私处。

「好啦,给你看了,快点喔。」女友边说边夹紧双腿摩擦:「不然被拔(爸)看到他会把你打死。」说着她从床头抽了几张卫生纸,递给哥哥,用一种高高在上的语气说:「好了,射吧!」还带着上扬的语调,好像她有权决定你什么时候要结束一样。

  平时女友就很爱做这个令人倒阳的举动,但我最后都还是会说服她让我射在她身上,此时我特别紧张,好像看到侦探片结尾要解密一样忐忑不安又十足兴奋。

  「吼,不要啦,又射卫生纸噢。」

  「不然你想射哪里,射马桶可以吗?」女友露出嘲讽的模样,抓着哥哥的棒子往下压,让肉棒自己往上回弹打到哥哥的腹部。

  「射胸部可以吗?」

  「不行,我不想脱衣服。」缈萱接着说:「但可以射肚子上。」说完她将棉睡衣的往上掀开一些,露出微微隆起的小腹。

女友的哥哥往前靠近了一些,一只手抓住妹妹打开的腿,另一手继续激烈的撸着管子,这个景象似乎让女友有某种成就感,满足的笑意都挂在脸上,双脚往两旁开得更大,让哥哥能更顺利靠近自己的下身。

  「阿,哈,要来啰。」哥哥的喘息声被麦克风收得十分清晰,在萤幕另一边的我听了其实是觉得挺恶心的。

「葛格!」女友娇腻的叫着,并拢双腿,用手比出七的手势指向自己的耻丘,用装可爱的声音说:「射在梅(妹)这里喔!」另一手拉着衣服不让衣摆滑落,准备好迎接亲哥哥的精华。

  一会后,她哥哥抖了两下老二站了起来,没多说什么就拉起裤子下了床,从门口走出,离开了镜头。因为画面昏暗的光线,我什至没有注意到他是几时完工的。

  我女友则是裸着下半身下床把门关上,两腿并着走向电脑桌。此时我满是惊骇,不知道她是不是知道镜头没关,我心中盘算着好几个可能发生的状况,我是该愤怒还是该悲伤,该怒骂她还是听她解释。

缈萱快步走了过来,站着时笔电稍微朝下的镜头刚好只拍到她赤裸的三角地带与丰腴的大腿根,视线上全是白浊的浓浆黏附在女友的微微隆起的腹部,粘液经过杂乱的黑色绒毛慢慢往下流到阴部。女友的小腹被射得一塌糊涂,精液从腹部到两腿间四处牵丝,连肚脐都有不少晶亮。

「干,射这么多,一定很爽,臭哥连谢谢都不会讲。」缈萱的声音因为靠近麦克风而放大,刺激着我的脑神经;视觉上则是见她一条腿跨到电脑桌上,大大张开自己被黏得污浊不堪的私处,一只手拿着卫生纸来回擦拭下身黏稠又顽固的大量精液,画面不雅又猥琐,但却极端触动我的脑神经。

  看着我女友专注的清理别的男人的喷在她身上精液,终于让我也不住缴械,我不得不想到:女友给哥哥射得满肚子精液,自己却一个人在房里射在卫生纸上。

   我为了不让女友发现,自己挂断了视讯(也可能是因为圣人模式已经开启)。女友回到学校也没有任何异常,我一时找不到理由提这件事,后来也就没再提了。

  如今想想也许我是害怕提了这件事会导致分手,也可能是不希望提了之后这种事不再发生。果然,后来还是见到更多我不知道究竟是希望发生还是不希望发生的事情...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
共1条数据,当前1/1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