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姨妈是我的母狗 顶到她的小穴深处 - 第一

来源:   发布时间:2019-06-03 14:02:25   浏览次数:222

我叫崔成国,5年前我是一名大学生,在济南一所大学上学,主修油画,业余进行一点诗歌创作,其实说来油画学的不咋地,可诗歌却小有所成,本人不才,大一期末加入了市作协。

<p

想说一下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一个女人,别人喊她张子涵,而我只能喊他小姨。


小姨是我真正的小姨,只比我大三岁,是母亲最小的妹妹,母亲姐妹四人,母亲是老大,而小姨是老四,母亲比小姨大21岁,不必奇怪,更不必怀疑,我只能告诉你一个理由:这是事实。


甚至这个故事里所有的文字都是真实发生过的,在我有勇气提笔这个故事之前,都被藏进了我的心里。


外婆去世的早,为什幺早,因为在她生小姨时因难产去世,那年她45岁。


母亲待小姨格外疼爱,小姨就是吃我母亲的奶水长大的,我知道那奶水应该是我哥哥分享给小姨的,不幸的是这个大我1岁的哥哥在两岁的时候丢失了,或许现在他正在哪个新的家庭里生活,甚至有了自己的老婆孩子了吧,我经常跟着母亲如此祈祷。


我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失去哥哥的缘故,母亲又生下了我。


从记事起我就跟小姨一起睡,我身上几个痣小姨闭着眼就能数出来,像个姐姐一样拍着我的背哄我睡觉。

2005年,已经大学毕业的小姨在济南的一家外企找到了一个翻译的工作,而那一年,我已经读大一,小姨的男朋友是小姨在大学的时候给他们军训的教官,朦胧少女对军人的崇拜使得小姨爱上了这个军人,为此姥爷和母亲,二姨,三姨没少教育她,但是认为自己已经长大了小姨硬是冲破家庭的阻力,与这个军人恋爱了,而且一谈就是几年,好在这个军人很努力,2003年,在自己士兵生涯的第四年,考上了北京的一所军事院校。


2003年的非典疫情使得整个中华大地一片恐慌,整个济南也是一片紧张之中,其实山东只是发现了几例而已,那一年的暑假似乎特别早,没有感到济南这座火炉有多幺炎热,假期就来临了,作为大学生活的第一个暑假,从小盼着独立的我格外想自己找份工作,拿到自己赚的钱,而因为非典,母亲也不想叫我回家,只是因为独子,母亲仍然对我甚是不放心,打电话给同在济南工作的小姨让他好好照顾我。


学校全部清校,突然连最基本的住所也没有了,使得我无所适从,只得拨通了小姨的电话,小姨说你先到我这来吧,小姨的房子在济南的东边,坐了一个多小时公交车到达了小姨住的小区门口,小姨已经在门口接着我,因为隔的较远有好几个月已经没见小姨了,已经换上夏装的小姨身材显得格外窈窕,小姨有170CM的个头,与我180比起来似乎差不多,小姨说和她一起合租那女孩出嫁了,她们一起交了一年的房租,是两室一厅,还打算找个人合租呢,你来住吧,我说好,等我拿到工资给你房租啊,她大笑,你连工作都没找着呢还给我房租,你少气我就好了,我反正一个人也怪害怕的,权当你给我当保镖了。


我们三拐两拐到了小姨租住的楼上,在三楼,我抗着我的大包小包累的满头大汗,进了门口小姨叫我去卫生间洗把脸,一进卫生间一个圆圆的衣服架上挂满了各种颜色的内衣,我的脸突然一下刷的变红了,小姨过来正好看见我的窘态,哈哈大笑,大外甥长大了啊,说着把它拿了出去,自己更加的不好意思。


洗完脸出来,才好好看了一下小姨的这个家,家俱是租房带的,其实也很简单就是一个沙发,一个茶几外加一个貌似25英吋的彩电,不过小姨把家布置的很温馨,女人就是女人,小姨给切了西瓜,吃着,小姨问準备找什幺工作干干,你这还没毕业的,也就找个暑假促销的短工,我问给多少钱,小姨说你财迷啊,今年F D闹的人家还不知道招不招促销,看看再说吧,找不到安安稳稳在济南报个补习班,学点东西。


虽然与小姨差距不大,但毕竟是长辈也不好说什幺,只是心里想必须找个工作。


吃过晚饭小姨说,出去逛逛吧,你小姨妈现在已经胖的不行了,再胖没脸见人了,小姨说话的口气永远都是和我用很活泼的语气,出了门,小姨说去看看手錶吧,夏天了我準备买个手錶好配衣服,在一个商场小姨看到了一款swatch的女表,要八百多,小姨问我好看吗,我说太贵了,没想到那售货员说,不贵啊帅哥,你女朋友戴名表,也显得你有档次啊,我脸又一次大红,还没来得及解释,小姨大笑,对那售货员说,这是我外甥,那售货员也大窘,不助的道歉,小姨把表买了下来,一个月月薪8000多的她似乎花钱永远那幺不眨眼,买了表往回走,小姨用手挽着我,一路上回头率甚高,因为小姨无论个头,身材,穿着和长相都是属于比较「潮」的。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
共23条数据,当前1/23页